0717-7821348
500万彩票网走势图

500万彩票网走势图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500万彩票网走势图
北宋末年的五个片断:仅四年时刻就从盛世走向亡国
2019-10-26 21:57:02

​从宏观历史的角度出发写出《帝国密码三部曲》系列的郭建龙,这次聚焦起了微观历史。新书《汴京之围》选取了一个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历史事件:靖康之役,试图从微观角度还原出整个事件的过程和当时人们的想法,由此展示出北宋末年的社会大背景。作者参考了宋、辽、金的大量史料,再现了许多被人们忽略的细节,从这些细节中,我们得以窥见北宋王朝如何一步步从盛世走向衰亡。

《汴京之围》,郭建龙著

读罢全书,感慨万千,北宋亡国的速度之快,想必当时很多人也都没想到。我也从书中选取了几个片断,从其中便可知晓北宋的病灶所在。

1、盛世:艮岳的命运

宣和四年(公元 1122 年),南方的太湖发现了一块高达 15 米的巨型太湖石。徽宗此时正在建设他的皇家园林——艮岳,于是命人将这块大石头运来京城汴梁。帮皇帝搜集奇花异石的朱勔为了搬运这块大石头,建了一艘巨大的船,一路上动用数千纤夫,拆了一堆桥梁,扒了一堆水城门,终于将其运入艮岳。徽宗把这块石头命名为「昭功敷庆神运石」,还给它封了个爵位:「盘固侯」。艮岳在这一年完工,徽宗此时也通过与金国的结盟得到了幽州,北宋的疆域达到了最大,君臣都在忙着赞颂盛世,京城内一片歌舞升平。

没想到短短四年以后,金国大军就兵临汴京城下。战斗数日后,守城军队炮弹缺乏,当时的皇帝宋钦宗只得将艮岳的各种异石毁了当作炮弹。不久后汴京失陷,民众饥寒交迫,皇帝没法子,只能让人们进入艮岳,一时间,所有珍奇树木、亭台楼阁都被砍伐拆毁作了过冬的柴火,奇珍异兽也都被宰了吃。

艮岳乃徽宗精心营造数年而成,是当时皇家园林的高峰,也象征着帝国的繁盛,然而没几年,这盛世就和这园子一般轰然倒塌,只留后人的一声叹息。

艮岳想象图(图:侯拙吾《艮岳记》)

2、外交:皇帝的小动作

宋廷自讨论要不要和金国结盟攻辽开始,主战派和主和派就吵得不可开交。其实无论主战还是主和,都没有绝对的对错,军队能打,财政能支撑便可打,否则靠外交来避免战争的消耗也是不错的选择。

但朝廷最大的问题是,战与和总是摇摆不定,从皇帝到大臣对形势就没有一个清晰的判断,大部分都是存有侥幸心理的机会主义者。一会儿主战派得势,破坏和约,结果发现打不过,于是主和派又上场,割地赔款,把国家折腾得够呛。这种心态从皇帝的一些小动作便知一二。

宣和五年(公元 1123 年),北宋刚得到金国归还的燕京。附近平州有一位叫张觉的将军,原是辽将,投靠了金国。此时又决定联合残辽势力叛乱,想找北宋当靠山。徽宗知道后,觉得是拿下营、平、滦三州(金国不肯让给北宋的地盘,此时都在张觉手中)的机会,没与外廷官员商量,决定让宋军偷偷招纳张觉,但表面上装作并无勾结一事,皇帝还给张觉写了一封密信,不巧的是,皇帝的诏书和密信都在战斗中被金军得到,这就特别尴尬了。结果最后北宋不仅没得到想要的地盘,还得乖乖将张觉杀了交给金军,最坑的是还被金国抓住了徽宗搞小动作破坏合约的把柄。

然而徽宗并没有吸取教训,之后又企图联合逃跑的辽天祚帝压制金国,谁知天祚帝已是强弩之末,不多时便被金国抓了去,而且皇帝的小投机又被金国知道了。

金军后来将这些视作北宋破坏合约的证据,南下攻打汴京,徽宗也确实无话可说。

让人颇无语的是,不光父亲这样,儿子钦宗也毫无长进。在第一次汴京保卫战解围后,钦宗由于之前被吓到签订了超级大让步的和约,在主战派的怂恿下又决定反悔。他扣押了催促交割的金人使团,结果了解到使团首领萧仲恭是原来辽国的降将,和另一员辽国降将耶律余睹似乎都对金国不满,于是钦宗心生一计,想招降他俩,又写一封密信让萧仲恭带回去给耶律余睹。结果这俩压根没想反金,萧仲恭只是为了脱身才答应的,一回到金国,密信就上交给了金人。金国更下定决心要攻宋。

这父子俩的懦弱和背信弃约,被金人看在眼里,除了瞧不起,恐怕也有些哭笑不得吧。

徽钦二帝

3、军事:注定的失败

北宋军队的孱弱,在联金灭辽和后来与金军的战斗中一览无余。当时宋金结盟,约好夹攻燕京(今北京),之后不管谁占领了都要将其归还给北宋。此时的金军从北方打过来,一路势如破竹,北宋末年的五个片断:仅四年时刻就从盛世走向亡国辽天祚帝已经逃跑,辽国几乎没有啥像样的抵抗,燕京也没有多少守军。但即便这样,北宋大军在攻打燕京时硬是败绩连连。而唯一一次差点得手国学常识1000题,靠的还是辽国的降将郭药师,结果因为后继部队没跟上而功亏一篑。最后金国实在看不下去了,只能自己出手占领了燕京。

而正是这个率领战斗力最强的「常胜军」的郭药师,在后来金军南下时投降了金国。原来当时和他一同守燕京的两个将军已有投降之意,想把郭药师杀了给金军做见面礼。此事被郭药师发现,觉得自己尽心打仗,却逃不过那些只求自保之人的算计。加上他对宋人为讨好金人杀掉辽降将张觉的事非常寒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投降金国,成了金军南下的大帮手。这一变数,让宋人再也无力抵抗金军的前进。守城将领大部分不是投降就是逃跑,就连黄河防线都空无一人。金军如入无人之境,很快就抵达汴京城下。

为了防止将领拥兵自重,北宋的军权极其分散,平日练兵和带兵打仗的都不是同一人,军队战斗力可想而知。在这王朝末年的战争中又人人自保,不愿主动出击,单纯的郭药师打仗最卖力,却处处被提防。他的命运正是北宋末年的缩影,在这样的环境下,结局真的没有太多悬念。

宋金交战形势图(图:《汴京之围》)

4、官僚:冗官的沉疴

北宋开国之初皇帝为了防止北宋末年的五个片断:仅四年时刻就从盛世走向亡国落到唐朝后期地方势力坐大的地步,决定将官员权力尽量分散,于是设计了一套极为复杂的官僚系统。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行政权、财权、军权都分散在不同的人身上,设置了各种官职相互牵制。到了北宋后期,就产生了极度严重的「冗官」问题,拖累了帝国的财政。

在宋金之战的细节中,我们也能管中窥豹,看到当时朝廷的问题是多么严重。

靖康元年(公元 1126 年)第二次汴京保卫战打响。就在金军即将到来时,人们发现城外一个叫刘家寺的地方还有五百多门大炮没有收回城北宋末年的五个片断:仅四年时刻就从盛世走向亡国中。原来这些大炮是要用于秋天阅兵才搬出去的,结果准备守城时没收回来。这时候朝廷各部门开始互相推锅。兵部推给枢密院,枢密院表示和自己无关,最后发现是皇帝内廷的一个衙门运过去的,但因为主管刚被革职,也没交接,就没人管了。那总要叫人运回来吧,然后又开始了新一轮推锅,结果还没推完,金人就兵临城下了。金军果断驻扎刘家寺,白捡一堆炮,把炮口对准城内。

除此之外,战前钦宗的守城安排也足见北宋官僚特色。每一面城墙都安排了各种官职,拿南城墙来说,有指挥权的官员就有:都守御一人,提举三人,统制两人,统制官五人,其余临时派遣的统制、统领官不下十几个,每个统制下还有三四个使臣、四五十个效用,充斥着各个官员的门生故吏。光是给这些大小官员的俸禄就是一笔巨大的支出,更不用说还有一帮不参与打仗,只来抢功的朝廷权贵和内侍。

北宋的官僚系统的崩坏,由是可知。

北宋汴京城简图(图:《汴京之围》)

5、百姓:兴亡皆苦

最后我们来看一看百姓的表现。书中有一章很值得玩味,叫《百姓真的在乎帝王吗?》。

靖康之役以北宋亡国告终,徽钦二帝和皇室家族全被掳走。人人都知道岳飞《满江红》里的「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这种结局对于赵氏家族和满朝文武自是极大的悲剧与耻辱。那皇帝治下百姓对此什么态度呢?

作者找到了南宋市井流行的一些小说,发现里面将徽钦二帝和皇后嫔妃们的遭遇编成了各种段子,供读者调笑。历史上金人对待这些皇室俘虏其实还算不错,而这些小说则虚构了各种金人对他们的折磨与凌辱,丝毫不顾及皇帝的面子,最后二帝的死也被渲染得极其悲惨。通篇读下来,完全看不到同情和悲愤,只有对皇权的嘲讽。可见民间对这样一个朝廷,并没有多少感情,甚至有些幸灾乐祸。

《水浒传》的蓝本《大宋宣和遗事》就对徽钦二帝的遭遇发挥了充分的想象力

那当时的朝廷对百姓又是如何呢?

宋军攻打燕京的时候,宋使马扩和辽使王介儒有过一段对话。王介儒感慨:「你们总是说燕京父老都在怀念大宋,殊不知自从契丹获得了燕云十六州,已经过去了近两百年,燕京父老对辽国难道没有感情?」

而马扩则回应这次是金人打过来,大宋是为了解救百姓,不让他们落入金人手里。他还把大宋比作燕人的亲爹,大辽比作燕人的养父,责备燕人不能只看养父,不顾亲爹。

既然大宋是燕人的亲爹,那我们来看收回燕京时,大宋是如何对待燕京子民的呢?

当时由于是金国占领了燕京,他们在将燕京交割给北宋的时候,便列了一堆要求。其中有一条是要将北方逃过来的人都交回去。然而因统计困难,这个任务难以完成。金人又提出可以用郭药师和他的常胜军代替,宋人自然也不愿失去这重要的战斗力。最后一名北宋官员提议,直接把燕京的老百姓交给金人,保住常胜军,这样还能用空余的土地供养军队。金人同意了,于是燕京地区的大户被迫背井离乡,悉数迁往北方。

可见百姓也不过是朝廷用于讨好金人的筹码。什么亲爹、养父,都是统治者的说辞罢了。

更不必说汴京陷落后朝廷为了交付赔款而大肆搜刮民间,甚至为了抵钱卖了一万多个妇女(包括后妃公主)给金人。其中一队妇女被押送出城时,对等待皇帝归来的官员破口大骂:「尔等任朝廷大臣官吏,作坏国家至此,北宋末年的五个片断:仅四年时刻就从盛世走向亡国今日却令我辈塞金人意,尔等来何面目!」这些官员连头都不敢抬。

北宋亡国是挺惨,但真不冤。皇亲国戚的悲惨遭遇得到了史书的记载,尚能引发后人的感慨;而那些有苦无处说的百姓,就只能淹没在历史的茫茫尘埃中,连名字也不曾留下。